股票工具 | 博客 | 目录 | 搞搞钱学 | 股票技术分析
Monday, June 10, 2019

爱搞搞对美中全面对抗的最新看法(持续更新)

去关注我的推特号吧:aigaogaoUSA

每天基本都有5-10条推文

大方向去看去年这两篇

泰坦尼克号守望者《一》

泰坦尼克号守望者《二》

目前最危急的是香港,9号超百万人游行,6月12日港府若继续修例,怕引起香港金融市场股汇双杀,从而引爆世界金融风暴。

 

无论经济或军事,美国正悄然抓紧和印度合作。

印度2019年的人口13亿7000万,占全球人口1/6,基本和中国相等,青壮年总数约8亿,劳动力平均年龄仅为27岁,35岁以下适龄劳动力约占65%。

中国人口老龄化迅速,到2040年,60岁以上比例从2010年的12.4%上升至28%

 

中国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间,开始和世界强国对抗,非常不明智。

----------------------------

美国时间 6-10-2019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
美国本周正在检讨“1992年美国-香港条例”,港府若无视百万大游行的市民意愿,执意修改逃犯条例,美国和其他国家将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
去年中国内地凭此优于上海或深圳的优惠渠道,共出口货物4680亿美元,总共贸易额超过1万亿。
另外,光5月沪港通交易额1260亿美元。

若美国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国内贸易不能利用香港独特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地位,无论贸易或金融都会重创,尤其股市,沪港通不再有外资光顾,连带香港股市都会被外资抛弃,香港成臭港

-------------------------

为什么 6-11-2019A股会升那么多?

香港69“反送中”百万人大游行,香港和中国政府态度强硬置之不理,表示明天(12号)继续2读推进。

香港市民及多个团体号召罢工罢市,12号继续游行,世界各国高度关注,随时出台惩罚性措施。

港中政府为表示不屈服“外国压力”,以反金融规律方式股汇维稳,11号拉动A股暴涨,以带动港股,亚洲随之,美国经济数据靓丽,没亚洲秤砣连累,平稳上升,世界一片祥和,掩盖香港可能即将大动荡的风险。

A股从来不是中国经济晴雨表,近年来,用暴跌,作为对付美国(总统)的武器,更是左右美国选举的利器。

目前又用暴涨去掩饰自己金融风险,真是服了。

--------------------------------------------

6-12

香港612全城罢工罢课后,人们纷纷涌向金钟立法会大楼,香港当局不顾69“反送中”百万大游行,正在强行2读“逃犯条例”,直播中看到人群以中学生为主。

A股“微跌”,昨天的金融维稳没再继续,基金经理们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只有韭菜们还以为普通回调而已。

-----------------------

半小时前(约11点)

最新:(由于示威人数太多)根据立法机关秘书处向立法者发送的电子邮件, 立法局主席梁君彥已经酌情将会议推迟到“晚些时候”。

----------------------

中午12点,人群继续增加,要求:

1、取消修改“逃犯条例”,而不是延期;

2、特首林郑下台

不达目标不散

-------------

香港612行动升级,多主干道被车阻挡,防止内地及驻港部队武力维稳,导致交通几乎瘫痪。

密切留意港股和港币联系汇率,目前恒指跌1.8%,A股跌不到1%,但已是“金融维稳”后的结果。

12号香港警方用了超过150枚催泪弹、20发布袋弹及多发橡胶弹驱散了人群。

----------------

关于香港人这次“反送中”的抗议浪潮,国内同学不理解,这里给些链接,是曾任香港各大学讲师及时事评论员梁启智写的一系列香港问题解答:

香港問題答客問

香港怎麼了 之 第二集18問

部分问题简体字版本

---------------------

目前事态是,12号后,警方到医院及港大宿舍等地拘捕年青人,这次示威活动主力是中学生

--------------------

国内6-15

港人616周日将再次大游行

外国各政府被港人感动,出台措施:

  • 美国参议院提案(已通过?)对造成“反送中”事件的各香港官员,如特首林郑及警察局等在美国、欧洲、加拿大等地的个人资产;
  • 美国将重新修订1992年《美国-香港》关系条例,新条例将和人权及美中贸易谈判挂钩

----------------------------

香港2019-6-15 早上7点:

网上传言林郑已向北京递辞呈

若她周一前不公开宣布辞职或放弃修改《逃犯条例》,下周港股可能跌破2万4前低点

若她宣布辞职,则港股上(吃卖空)

--------------------

香港全城担心银行挤兑,除汇丰外,不少银行取现金受限制

香港人尤其小土豪们,正在把港币积蓄全换美金,然后取出来(形成挤兑压力)

前途未卜 香港富豪纷纷撤资准备后路

 

不少人说,若恶法通过,会非暴力不合作:罢工罢市,卖房卖资产离开香港,留下一个被全世界主流国家唾弃的臭港

-------------------

事情发生到这地步,这次港人诉求一定会变成全面直选特首,真正港人治港

---------------------

615下午林郑说:
修订《逃犯条例》今年内暂缓,不撤回,不辞职,不为612镇压道歉,不放扣押的示威者;

--------------------

看616父亲节全港散步人数

下午2:30开始

--------------------

G20前川普收到大礼,美国五月进口商品价格,相对于一年前下跌0.3%,表明川普关税战并没伤害美国经济。
华尔街一直声称,川普针对外国,尤其中国加关税,会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升,引起通货膨胀,令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受到伤害。
数据打脸华尔街。

-----------

616 下午2:30开始

3点40,直播人潮教上周日更多,上周过百万,这次不知会多少了。

若特首不下台及满足其他诉求,下周市民将(其实已经开始)从中资银行销户,提现金。

另外集体抛港元换美金提现金,香港外汇储备未必够应付

------------------

下周美国针对香港几个听证会都会进行,几个重要提案会公布。

-----------------------

2019-5-28

福布斯:华盛顿准备和中国掀桌子
1、贸易谈判今年无结果;
2、若中国将RMB贬值到7.5,美国征另3000亿商品关税,并升税率到50%,中将RMB贬到8.5
3、更多中企被制裁
4、卢比奥提案冻结涉及危害南海和平的人资产(打台湾罚领导)
5、美将施压MSCI和彭博巴克莱全球综指踢出A股指数

 

------------------

Saturday, April 06, 2019

不过清明节的家族

清明节据说是拜祭祖先的重要节日,我成年很久以后才知道,因为看到别人清明节竟然要拜山,对于我来说,是天外来客般的稀奇事。

从小到大,我家都没有这个节日的存在,原因是当年长辈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健在,而他们从来也没有啥拜祖先的习惯。

在我5岁时,我父母离婚了,我一直说的父亲,其实是我后父,他于我胜过生父,而他的祖籍和我生父都在珠三角洲,也是几代人都出来广州上海等地,对“家乡”基本没有概念。

且父亲对生死看得很淡,甚至曾扬言他死后不许给他烧香,因为他说自己曾参加大姑妈葬礼,家里正供奉着遗像,轮到他上香,他拿着香火三鞠躬后一抬眼,正好对着遗像前的贡品:3只鸡屁股(老人生前最爱),让他差点笑出声来。

于是他的葬礼上我们放的不是哀乐,而是苏联歌曲,啥《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自然,我家族是母系氏族,外婆和母亲是我生命中最主导的人,但她们从来都没有过清明节的习惯。

母亲这边,小时候只知道外婆因为历史原因,和母亲生父离婚了,外婆带着我妈和另外2个孩子改嫁外公,外公对我们都很好,我从小并不知道“亲”和“不亲”有啥区别。

我是如此的爱我这个外公,以至于我觉得他的就是我的,小时候隔三差五没少偷偷背着旁人问他拿零花钱。

我俩还曾同样迷恋武侠小说,啥金庸梁羽生等,我曾对外公说,等你死了,我就烧武侠小说给你,当时想法很简单,书都寄存在外公那里,等我去了也有得看。

我真正的外公,我妈生父,外婆绝少提及,因为他曾是国民党高官,假如随他,一家人的“家庭出身”都被连累,好在我后来的外公家庭成分好,是工人阶级,这让我妈成长中的日子轻松许多。

无论哪个长辈,没有清明节活动,所以长大后听到有人这季节要参加家族活动,我都会感到惊奇,以为人家是异类。

原来我家才是。

清明节、祖坟、祖宗,在我生命中都从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直到二舅舅从香港回来,由于某种意外,他是4个孩子中唯一在我亲外公身边长大,改革开放后他好不容易找回外婆,那时他父亲已经去世。

有次他问年迈的外婆,假如外婆过世后,能不能把外婆和父亲葬在一起。

外婆说:“有没有搞错,我都改嫁了,怎能和你父亲(前夫)合葬”,最后遵照她意愿,她的骨灰和我现在的外公合葬在美国。

我那个传说中的亲外公却一直葬在香港,骨灰和母亲摆在一个格位里。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家族,谁和谁葬一起的重要性,它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我的亲外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外婆在生时,只言片语里会提到以前的生活,比如“那时我们家配有小汽车和司机,出入有几个勤务兵保护,家里有保姆有佣人,一大堆工作人员。”每次谈起往事时,她总有点悠悠然的惆怅,让人感觉像诉说着某段电影的情节。

然后又总是充满怨气,说亲外公“担屎吾偷吃”(正直不贪财),“按他的职位,人人以为我们家香港有一条街(的物业),澳门一条街(的物业)”

因为当年日本投降,他作为国民党高官,参与雷州半岛(今湛江一带)受降工作,负责清点物资,核定汉奸(为日本人工作过的人)等工作,他一支笔拥有生杀大权,很多人为了买命,多少钱都愿意付,但他秉公办理,是汉奸,一个不放,不是的,他就帮人救回性命,甚至有的人脱难后回来重金酬谢,他也分文不收。

这是民国三十四年(1945)9月21日,作为国民党抗日主力的张发奎邓龙光部队高级官员,外公参加“雷州半岛日军投降签字典礼”的照片,图中间我打了黄色记号就是他,相片中标记他为6、处长梁文彬(以下简称梁外公)。

照片中他下方正对着就是邓龙光。

照片背后还有这更具体的标注文字(梁外公的字迹):

文字说明为:

“以下是受降人员其余是来宾:

1、总指挥邓龙光 2、副总指挥朱晖日 3、参谋长刘其宽 4、参谋处长陶祥麟 5、机要室主任周天民 6、副官处长梁文彬 7、一五七师师长甘成城 8、司令戴朝恩 9、湛江市长李月恒 10、参议凌仲晃 11、参谋沈次平 12、一五六师副师长 13、军法室主任林燕勲 14、参谋陈稀”

根据网上资料,我家这家传照片印证了这段历史(摘自《雷州半岛日军投降纪述》):

“(1945年)9月21日上午8点50分,赤坎粤桂南区总指挥部上尉参谋陈稀前往铺仔墟,引导日军参加投降签字仪式。日军雷州支队长渡部市藏中佐、日军独立步兵第248大队长臼井少佐、日军独立步兵第70大队长渡部玄藏少佐以及一名翻译参加投降仪式。

在赤坎粤桂南区总指挥部,中方出席签字仪式的人员有:粤桂南区总指挥邓龙光中将、粤桂南区副总指挥朱晖日中将、粤桂南区参谋长刘其宽少将等。双方在一系列程序后,上午11点,日军雷州支队长渡部市藏中佐代表雷州半岛日军签署投降书。”

我甚至根据那个建筑物特点,找到这照片拍摄的所在地:广州湾法国警察署旧址(位于湛江市霞山区海滨一路)

外婆经常提在嘴边的邓龙光、张发奎,原来都是国民党赫赫有名的抗日将领,当年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们有携眷资格,于是女眷们随军辗转无聊之际,便会凑局打麻将,按照她的话,并非痛击日本鬼子,而是四处流窜,啥湛江茂名,我姨妈我妈纷纷在军旅途中出生。

多年后梁外公跟随的老上级张发奎(1949年3月曾任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其日记式自传《张发奎口述自传》在其去世后30多年面世,里面写出了蒋介石之间的恩怨情仇。

“在北伐时打先锋的张发奎部队,享有“铁军”的声誉;到了抗战结束时,他已被任命为国民党陆军总司令。”“(八年抗战)我认为谈不上英雄史诗,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以空间换取时间。”比起“战略上的成功”,他更难忘的是“战术上的失败”,“讲句真话,我们从未取得一次胜利,只是延宕了敌人的前进”摘自《张发奎眼中的抗战:讲句真话 我们从未取得一次胜利》

外婆口中描述的军旅生活印证了他这部自传的总结。

(此处听到抗日神剧粉丝们玻璃心碎一地的丁玲咣当响声)

日本投降后,梁外公带着外婆和子女随军回到广州,过上了小轿车、勤务兵、大别野的神仙生活,但没多久,“蒋介石为排除异已,加强内战的进行,将非嫡系部队缩编,军官佐遣散复员,骤然造成大量军人失业。”(摘自《朱晖日出主华南输管会的内幕及其经过》

广东人为主力的张发奎邓龙光部队被蒋介石下重手,外公因为其本人不贪污,没财进贡上司,也顺势被裁。

当了一辈子职业军人的梁外公手停口停,快解放时,辗转去了香港,后来在当地教识字班为生,收入微薄,最终50多岁便穷困潦倒中死去。

我从没见过这个亲外公,总共也就跟着香港的舅舅去拜祭过两次,香港公共墓园拜山时的氛围是这样滴:

那栋古怪的大楼内是一面面骨灰墙,每一个格子都是各先人照片,虽然梁外公和他母亲的格子所在旧区,是户外一处骨灰墙,比这栋楼内待遇好些,但周围熏烟弥漫,几乎呼吸不了,我在现场只想溜,完全没心思停留。

香港人是最悲催的人类,人均居住面积可能是全球之最窄小,没想到死后也如此。

为什么要葬在香港啊?

见惯了美国墓地天大地大的感觉,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愧对祖先的赶脚,弱弱地向一直打理梁外公墓地的二舅舅提出能否帮他们迁到美国去,没想到他很开心同意,只待解决技术性问题。

梁外公传奇的一生,吊起了我的胃口,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一百多年前,我的祖先被迫离开美国》,里面的主角就是梁外公的父亲,他在美国打工,曾拥有一家洗衣店,因为当年美国排华政策,不许老婆孩子来美,于是被迫无奈告老还乡。

正因为有这样的父亲,当年经济条件算好,有能力把孩子送进黄埔军校,可惜梁外公没毕业便应召入国民党军队,所以没能查到他是哪期学员。

他们老家那里还有祖宅、祖坟,我那位正牌金山老华侨祖外公就葬在老家,这是我生命中离“祖宗”最近的距离,离广州市区约2个小时车程。

去年我兴起,辗转找多年不联系的亲戚带路去实地体验。

这就是梁外公成长的村子:

这小村庄估计以前也就几十户人家,梁外公是以前村子里出过最大的官了,传说中他在广州最威风的时候,亲戚都跑去广州蹭吃蹭喝,他为村里也做过不少好事,比如村口的鱼塘,就是他出钱挖,放在以前,假如火灾,全村靠这鱼塘的水救火。。

我们的祖屋一半已塌

下图是仍存的另一半前屋,已被梁外公弟弟卖掉换了生活费,他的命运也非常悲惨,因受国民党高官哥哥连累,解放后被各种清算,最后上吊自杀身亡,终身未娶。

祖坟就在下图那片田间的小竹林中,几个黄土包,雨水一冲便会融掉的感觉,坟头插着几个祖先的木牌子以视区分。

祖坟里有我那个美国回来的金山老华侨,以及他兄弟们,还有他的母亲(果然我家母系氏族是有原因的),更有那个自杀的梁外公弟弟。

估计这也是梁外公和母亲宁愿挤在香港,也没有留下死后骨灰回乡的遗愿的原因吧。

 

这段寻根之旅让我大失所望,因为据说当地仍然保留算男丁,女人不算的“习俗”(难道中国宪法不是规定继承权男女平等么?),村里亲戚们打听最关切的是我那两个舅舅,我妈和姨妈作为两个年长姐妹,在乡里人眼里也许只是空气,我在他们眼里,或许更是千里迢迢赶来的笑话。

他们不知道我在外婆家里才是实权派,所有财产从小都是我外婆和我控制,姨妈舅舅包括我妈,因为常年出国在外,并不清楚详情。

这让我很受伤。

当然亲戚们很客气,嘴里说的是“你们家”如何如何,还建议推倒旧屋建几层,当然前提是要把卖给人的另一半赎回来。

可有资格做这件事的,应该是男丁,也就是我那两个舅舅和他们的儿子,而两个舅舅生前对这事也没兴趣。

原来在中国不少土地上,女人不算人,这也让我明白,为什么视财如命的外婆对这片“产业”不屑回头,从来没再回去过一次。

当我回家抓着我妈,对她说,“来来来,让我给你说说你爸你老家的故事”,她就咯咯地笑弯了腰,她和我姨妈的态度一致,认为不关她们事,因为她们“无份”。

所以严格来说,这个祖宗也不属于我,那个老家,如无意外相信将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识了。

 

其实清明节不拜山扫墓,不等于我就不祭奠先人,相反,可能因为去墓地次数太多,已经不再在意是哪天去了。

因为美国习俗,逢年过节反而去和亲人团聚,大的节假日里墓地人最多。

比如洛杉矶的玫瑰岗,是全世界最大的单一墓地,这里优美得像个大公园,

墓碑都是仰卧向天,可土葬或埋葬火葬后的骨灰,真正是尘归尘,土归土的宁静感觉,不必再花心思立碑找地调风水,死了仍要为子孙后代拼祖宗。

于我而言,有没有血缘关系,是不是祖先,我都无所谓,这里躺着爱我和我爱的人,父亲、外婆、外公、爷爷、奶奶、舅舅等等亲戚朋友。

我食言了,并没有烧武侠小说给外公,因为他后来也不再看,更加豁达的他甚至对自己后事或葬在哪里毫不关心,于是我们把他的骨灰拎了过来。

每次来,我们都会买几束鲜花,插在每个坟地上预留预埋的花瓶里,亲人们都在附近,探视非常方便。

有时候亲戚间久没见面,就约上这里碰面,然后再出去吃饭聚会。

父亲不用担心闹出供品的笑话,我相信他会喜欢鲜花及每次我给他讲的悄悄话,告诉他我心中开心或不开心的事,这才是真正的探望家人。何况,很多时候我甚至觉得,人的灵魂并不随肉身消失而消逝,逝去的亲人们一定还在某个空间继续他们的旅程。

 

本文参考:

《雷州半岛日军投降纪述》

《湛江人必打卡的法式建筑》

《张发奎眼中的抗战:讲句真话 我们从未取得一次胜利》

《朱晖日出主华南输管会的内幕及其经过》

《一百多年前,我的祖先被迫离开美国》